健康信息网

首页 > 风俗 / 正文

小名:童年家园的月光_民俗生活世界

健康信息网 2019-09-20 10:09:00 风俗

在人生的旅途中,关于童年的回忆,犹如一根无形的脐带穿透时光隧道,穿越万水千山,将儿心和母心、游子与故土紧紧地连结在一起,让人从童年之树上,随意采撷下一片片带露的绿叶,带笑的花蕾,带梦的诗行。

流水易逝,人生易老,而只有童年家园的月光永远是那么温馨、诱人、清朗。童年是辉煌人生的起步,随着岁月荏苒,童年就越令人留恋、回忆、向往。在人生的旅途中,关于童年的回忆,犹如一根无形的脐带穿透时光隧道,穿越万水千山,将儿心和母心、游子与故土紧紧地连结在一起,让人从童年之树上,随意采撷下一片片带露的绿叶,带笑的花蕾,带梦的诗行。在有关童年的回忆中,小名——童稚时代浸透了母爱、父望、族中长老的乡音与童年小伙伴童音的名字,却是最饱含深情,最使人心旌神摇的了。 

古往今来,无论是帝王将相、英雄豪杰,还是士农工商、凡夫俗子,人人都是赤条条来到人世,人人都走过那一段童稚的时光。于是古往今来,几乎人人都曾拥有过一个童稚时代的专用名字——小名。上至驾驭万民的“真龙天子”,下至清河城里卖炊饼的武大郎,古至西汉辞赋作家司马相如(小名犬子),今如蜀中文豪郭沫若(小名文豹),真可谓朝野一体,古今同俗。

小名,又称乳名、奶名、小字,是襁褓中由父母命定的爱称与昵称,这是人生历程中第一次接受的名字。取小名之俗,自古而然。《礼记·檀弓》疏:“始生三月而加名。”《白虎通德论·姓名》:“名者,幼少卑贱之称也。”这名指的主要是小名,因按古礼“幼名,冠字”,长大还要另取正名的。春秋战国时的人名比较俚俗,如晋成公、鲁成公的名字都叫“黑臀”(黑屁股),郑庄公名“寤生”(难产),郑共公名“丑”,曹惠伯名“稚”,又有卫大夫司空狗,楚令尹斗谷于菟(谷是吃奶,菟为虎)……这些公侯卿相的鼎鼎大名,如此粗俗不雅,显然都还保留着襁褓时期的小名痕迹。

秦汉以后,取名渐尚文饰,但小名依然通行,而且上至皇族显贵,下至黎民百姓,都是一样的爱好。西汉开国皇帝刘邦小名季(季为排行),东汉光武帝刘秀小名呼。三国时的曹操小名阿瞒,刘禅小名阿斗。晋代写《桃花源记》的诗人陶渊明,小名溪狗。南朝诗人谢灵运小名奴奴。《隋书》记“文帝呼其弟瓒为阿三”。《魏书》的作者魏收小名佛助。《唐语林·贤媛》载:唐玄宗在宫中曾被称小名阿瞒,又称鸦;寿安公主小名叫虫娘。后唐时的唐庄宗李存勖,小名亚子。

五代吴越王钱镠,小名叫婆留。这个“婆留”还有一段故事。据清康熙十八年钱林辑《新镌吴越钱代续庆系谱》载:“钱镠,字具美,杭州临安县人。唐大中六年壬申二月十六日诞生,是夜邻闻甲马之声甚众。又见红光满室。父太师自外归,怪之,将(钱镠)弃于井。邻婆留之,故小字曰‘婆留’。”至尊至贵的宋孝宗,小名却叫小羊。宋代词人辛弃疾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一词的上阕有这样的句子:“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”这里的“寄奴”就是南朝宋武帝刘裕的小名。

郭沫若在传记文学《少年时代》一节中写道:“我母亲说我受胎的时候,是梦见一个小豹子突然咬着她的左手的虎口,便一觉醒了。所以我的乳名叫文豹。”老舍的长篇小说《牛天赐传》开篇,写老胡捡到一个孩子,便送给无儿无女的牛氏夫妇。老夫妻看见凭空来了个宝贝孩子,欣喜万分,于是就给他取起名字来:“叫什么呢?‘天意’、‘天来’,都不好。‘天来’像当铺的字号;‘天意’不是酱园有个‘老天意’吗?——天反正得有个天,‘天官赐福’字又太多了。哼,为什么不叫‘天赐’呢?小名呢?‘福官’!……这样,我们的英雄有了准家准姓准名。”这又是一种小名的由来。


小名的使用,一般限于家庭族内,只有祖父辈、父母辈、兄弟姐妹呼唤,间或也在亲朋好友以及童年小伙伴之间流行。在古代,家庭亲属之间称小名是尊称、爱称,而非亲非故的人称小名则是卑称、贱称,所以小名外人叫不得,晚辈也叫不得,假若非亲非故的人有意直呼对方小名,则明显带有贬斥性与侮辱性,这在古籍中时有所记。如《三国演义》中骂曹操时称他为阿瞒。辛弃疾在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下阕有“可堪回首,佛狸祠下,一片神鸦社鼓”一句,这里的“佛狸”系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小名。拓跋焘是鲜卑人,曾入主中原统治北方领土;而当时南宋老百姓却年年在佛狸祠下迎神赛会,民俗安于异族的统治,全忘了自己是宋朝的臣民。辛弃疾在这里有意使用拓跋焘的小名,显然对入侵中原领土的异族首领,有鄙视轻贱之意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。为人父母者,无不疼爱自己的亲生骨肉,这是人之本性——当然,在人类中也有像武则天那样,亲手掐死刚刚生下的女儿,然后诬陷是王皇后下的毒手这样的例外,这是人性中残留的兽性。但兽性毕竟不能代替人性,母爱之心、亲子之情,毕竟是人间至情。小名正是母爱与父心的自然流露,是父母对子女爱心的结晶与昵称。

小名一般取之于动物、花卉名,父母把天真可爱的孩子比作小狗、小猫、小羊、小熊或视为鲜花明珠,这是一种真挚之爱的写照,是心满意足的体现。小名随口称呼,不是正式的名字(正名、学名、谱名),所以显得风趣、自然、亲切,不拘一格。

有的以“小”为称,如小囡、小宝、小花、小毛、小兰、小梅、小桃、小菊、小羊、小牛、小秀、小娟。这些小名也有的后来直接成了正名,如李小花、张小娟,或化“小”为“晓”,改成李晓花、张晓娟等。

有的以“子”相呼,如柱子、兰子、狗子、苏子、利子、冬伢子等。

有的以排行为小名,如浙江绍兴、宁波一带最流行将小名取为阿大、阿二(读“义”)、阿三、阿四,或大毛、二毛、三毛之类;在四川则喜欢称女孩为大妹、二妹、三妹、么妹,小男孩则称细娃儿。

也有的以身体特征为小名,如胖娃、大眼、圆圆、黑妹等。

为了叫起来顺口,小名一般以叠字名居多,如蓓蓓、佳佳、冬冬、杨杨、兵兵、芳芳、苗苗、婷婷、牛牛、毛毛、玲玲、丽丽等。

但孩子总是要长大的,所以小名也只是小时候使用的名字。待到上学读书,就得给孩子取一个堂堂正正的“学名”,这才成为他(她)正式的名字。而小名,就与童年彩色的梦幻一起,成了永远伴随人生的美好回忆。这一泓童年家园的月光,将永远辉映在人生的旅途上。

  (本文原载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09年7月14日第5期)


Tags: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